高三網試題庫作文庫大學庫專業庫

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 高三網 >高考新聞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花錢上大學受騙 大學畢業后無文憑

                2018-06-25 02:00:22文/金風

                  編者提醒:每年高考過后,總是有考生咨詢,能否花錢進某某大學,我只是輕輕一笑,這年頭錢確實能解決很多事情,但上大學這事,如果想用錢去解決,80%的結果就是交了錢沒辦事,那剩余的20%呢,可能是真遇到“神人”了,那小編就帶大家去了解下下面這個神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1年,張鵬參加高考失利。他的父親經人介紹,認識了自稱“有關系”的廣東同鄉陳東(化名),陳自信滿滿稱只要張家愿意出15萬元,就可將張鵬運作到武漢大學讀統招本科,4年后能拿到正規本科生畢業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張父隨即與陳東約定,在武漢大學附近一酒店碰面商談。張父與兒子在酒店見到陳東與同行的劉萬成(化名),陳東在收到張父當場支付的8萬元現金后,拿出了一張武漢大學錄取通知書:張鵬被該校金融學專業錄取,請于9月15日至18日到校報到,落款時間為8月29日,并有武漢大學公章。雙方約定報到時在武漢大學見。隨后,張家又向陳東轉賬7萬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1年9月15日報到那天,張鵬在學校見到了陳東,一行人跟著報到隊伍進場報到時,陳東卻說:“你們不用進去,我幫你們搞定。”說著,收走了錄取通知書。不久,陳東回來說報到完畢,將張鵬與另外幾名同學用車拉到了遠離學校的某“軍事基地”,開始軍訓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張鵬回憶,與他一起軍訓的同學有20多名,均被分在武大經濟管理學院。軍訓完畢回到學校,“輔導員”王杰(化名)招呼20多名學生開會,每人收取1.5萬元學費和3500元住宿費后,將他們分配到各個班級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張鵬等6人被分配到經管學院2011級金融6班,入住茶港校區教工宿舍3301房。這是一棟博士生公寓,他與舍友覺得奇怪,但相信了“這是特殊渠道”的解釋。

                老師上課點名從來沒有他們

                  在武大4年,張鵬過著幾乎和正常學生們同樣的日子,住在武大宿舍、在教室上課,同樣參加“考試”、運動會,與同學們一起春游。但4年來,他沒有拿過學生證,也沒有學號,讓他和幾名同學感覺自己是“異類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張鵬回憶,大一時,金融6班約有45人,開課前,“輔導員”王杰將6人介紹給班長認識,告訴班長他們是“插班生”,請班干部多關照一下,并讓班長給他們送來課表。隨后,張鵬等人開始隨堂上課。但很快,張鵬發現了與其他同學們的不同。沒有學生證進不了圖書館,也沒有飯卡。因為自己“交錢入學”,他不好向同學求證,只能詢問王杰,可每次都得到“特殊渠道”的答復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張鵬說,讓他最感奇怪的是,凡是老師點名,都沒有他們6人的名字。找上課老師,老師請他們詢問輔導員。他們找到王杰,得到的答復是,“沒關系,你們上課就是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張鵬他們想,既然能安排住進宿舍,應該問題不大。可到大二,他們在輔導員安排下,換到校內另一間宿舍,隨后,又被安排搬出宿舍,在校內租房居住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還有與正常學生不同,張鵬等人沒有期中考試,只考期末。“我們20多人被王杰集中在一間教室考試,但試卷題目卻是上個學期的內容。”張鵬說,考試沒有成績,“輔導員”說讓他們“好好考”,成績會直接寄回家,但張鵬和家長一次都沒有收到過,他從不知道自己考得如何。

                  幾年里,他與班上同學有的都成了好朋友,但他自己仍然覺得與別人有所不同,“我覺得大家也發現我們跟他們不同,但大家都沒有問過我們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上課,考試,放假,大學生涯一天天過去,張鵬和20多名同學每年都會向王杰繳納學費和住宿費,卻從沒收到過收據。

                當事學生發現上當受騙

                  2015年春季開學,張鵬大學的最后學期,可王杰失去聯系。張鵬與室友一樣,開始有些緊張,直到他們發現班上同學都在忙碌畢業論文答辯而自己沒有老師指導,才感覺自己可能上當受騙。這之前,他們從未向學校有關部門求證自己的身份。

                  5月18日,張鵬登錄中國高等教育學生信息網,竟查不到自己的信息,趕忙告知遠在深圳的父親。王杰失去聯系,另一名“中間人”周泰告訴張鵬,稱正在處理此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19日,張父與張鵬叔叔抵達武漢,與人在外地的陳東、劉萬成取得聯系,要求二人立即到武漢商量解決此事。當夜,張父一行向武漢警方報案。

                  21日,記者與張鵬家人一起在武大附近一酒店等候陳東、劉萬成等人。其間,另一名受害女生與其父親也從廣東來漢。

                  21日12時40分,陳東與劉萬成到達約定酒店。二人稱他們只是“中間人”,也是受害者。劉萬成說,他在武漢有個叫林鎮山(化名)的大學同學,專辦文憑。林鎮山給他看過辦好的證件,他才相信對方,并介紹給了陳東,做起文憑生意。但兩年前林鎮山失蹤,后來他們就一直與王杰和周泰聯系。二人承認收受張家15萬元,以及另外兩個學生的錢,其中一部分交給林鎮山,并愿意配合處理此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21日下午2時40分,周泰出現在約定的咖啡廳。他自稱與王杰開公司做自考生生意,是武大繼續教育學院的合作方,能將學生安排到宿舍里去,并能拿到課表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張鵬家人隨即報警。周泰、陳東與劉萬成三人被警方控制。

                還有有其他學校學生同此遭遇

                  周泰否認自己詐騙,稱當初沒有承諾張鵬們是統招生,而是武大第二學位。兩年前,武漢大學有政策,大學本科生在其他學校讀了第一學位后,有資格在武大讀第二學位,并獲得第二學位的畢業證和學位證,但該政策現在取消,就不能辦武漢大學畢業證和學位證了。他又說,目前可以通過關系拿到某高校專升本文憑,再幫張鵬等人參加地質大學第二本科考試,獲取文憑。還可幫張鵬們報考武漢大學研究生,但至少還要交8萬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洪山公安分局22日晚稱,3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詐騙已被刑事拘留。目前,王杰仍去向不明,洪山公安分局已經介入調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記者得到了一份受騙學生的詳細名單和聯系方式,包括張鵬在內至少有24人,來自東北、四川、河南、廣東等地,主要就讀在武大,涉及金額預計400多萬元。還有其他學校學生反映此類情況。

                校方回應:盜武大名義招生詐騙

                  21日上午,記者陪同張鵬來到他大一時居住的教工新三棟宿舍,他曾居住的3301房間如今已經無人居住,變成雜物間。

                  4年前的樓管仍然沒變,他告訴記者,該樓是博士生公寓,只有3301與3302房間例外。“這是給繼續教育學院學生臨時過渡的房間,他們(張鵬等人)進來住時,是學校宿教中心開了證明的,外校人員不可能進來住。”樓管說,他記得當時收到了學校的證明,并向張鵬等人索取照片備案。

                  21日下午,記者從武漢大學繼續教育學院求證,該院稱沒有叫周泰的教職工,與其所開公司沒有關系,也沒有與任何公司或單位合作辦學。

                  22日晚8時20分,武大黨委宣傳部對此事做出回應稱:“這是一起盜用武漢大學名義進行的招生詐騙事件,武漢大學對此深惡痛絕。武漢大學將積極配合警方嚴肅查處,同時加強管理,不給犯罪分子可乘之機。”并稱“武漢大學招生工作嚴格按照國家政策執行,絕不存在任何國家政策之外的招生方式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些學生怎么入住武大宿舍?涉事3人跟學校究竟是何種關系?武大內部是否還有類似情況?針對這些問題,武大黨委宣傳部尚未回應。


                推薦閱讀

                點擊查看高考新聞更多內容

                重庆时时彩012路打法